把“生死权”交给观众网大停止摆烂

发布日期:2022-04-23 12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2年3月3号,爱奇艺宣布网络电影合作模式全面升级的消息一出,前网大制作人徐璐的朋友圈顿时炸开了。

  “会员分账价格比之前低了不少,而且也改成用观看时长分账了,感觉平台确实变‘节约’了。”徐璐告诉娱刺儿。

  在合作新规中,所有会员首播的分账网络电影,从有效VV(视频播放次数)分账调整为按播放时长分账;取消平台定级,把投票权真正交给观众;升级平台的推广资源,根据播放表现(播放时长、转化率、评分等)来匹配推广内容。

  同时,爱奇艺也进一步升级了其在2015年发布的云影院品牌,提出“云首映”概念。进入云首映的影片,将获得单片点播付费和会员观看两个分账时段,总分账时长达到215天。比以往的S级影片的分账时间多出35天。

  网络电影公司总经理黄飞告诉娱刺儿:“爱奇艺新的分账模式意味着,没有好内容就没有好票房,平台不会再为低质网络电影买单。”

  爱奇艺副总裁宋佳也曾向骨朵影视透露,新规出来后,她收到了很多微信,有些片方说新规改得特别好,也有片方说发这个新规有人会很慌。

  此前,优酷、腾讯视频都曾为了筛选网络电影优质内容,提高自身网络电影声量,推出不同的激励计划。

  如腾讯视频2020年宣布1月1日至12月31日上线的纯分账独播网络电影,按影片上线个自然日累计票房排序前五名,将获得800万元、500万元不等的现金激励;2021年,腾讯视频推出“创新赛道扶持计划”,在S+的基础上又加入S Pro评级,分账单价也提升至5元/有效人次。

  而爱奇艺这次则直接把矛头对向评级制度本身,直接取消定级,按时长分账,大幅减弱了平台在影片与观众之间的调节作用,倒逼影片提高质量直面观众的“审视”。同时,也让爱奇艺提出的“网大精品化”不再限于理念层面,更是成为自上而下的规则约束。

  黄飞认为,新的合作模式整体向好,需要时间来验证。但网络电影评级制度已达六年之久,对于新规具体如何实施,比如首发推广资源的匹配等,仍存在一些困惑。

  根据爱奇艺及腾讯控股披露的财报,non-GAAP下爱奇艺2021年运营亏损30亿元,从上年同期的15%收窄至10%。

  2021年腾讯non-IFRS归母净利润同比只增加了0.8%。而腾讯媒体广告收入也下降25%至32亿元,财报也提到腾讯视频的广告收入下滑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在2021年全年财报中,爱奇艺披露2021Q4会员数总数为9700万,同比减少470万。同样,截至2021年底,腾讯视频的付费会员数为1.21亿人,同比仅增长1%。

  可以看出,一亿人已经成为头部长视频平台付费会员数量目前的天花板,而如何突破这一局限,吸引更多用户入局并提高其付费意愿,优质、精品的长视频内容则成为打破僵局的关键。

  早在2019年10月份,爱优腾三家就针对网络电影发出联合倡议书,呼吁网络电影从业者创作更多有筋骨、有道德、有温度的文艺作品,为更多青年电影工作者提供平台和机遇,推动网络电影精品化、专业化发展。

  网络电影作为长视频中的重要一员,自2014年兴起至今,一直饱受低质、粗劣、低俗等负面标签的困扰。

  低成本,拍摄周期短,盈利能力高一直以来都是网络电影吸引资本投资的“法宝”,但网络电影前期的内容输出“先天营养不良”,色情、软暴力等内容充斥市场。

  尽管近两年不乏《硬汉枪神》这样票房口碑双丰收的优质网络电影出现,但观众对于网络的电影的负面刻板印象仍难以完全根除。

  徐璐向娱刺儿透露,在此次爱奇艺取消定级制度之前,许多网络电影一直依靠平台定级下的分账“补贴”过活,平台对网络电影的有力扶持,也在一段时间让一些片方懈于对内容的深耕。

  根据爱奇艺公布的2021网络电影合作模式,以评为A+级的影片为例,该等级影片每一次有效点击(每付费用户有效播放单一付费授权作品时长超过6分钟的一次或一次以上的观影行为)就可分得3元。

  也就是说,非会员用户在观看6分钟后,会出现要求订阅会员的提示,用户订阅会员之后继续观看,平台获得会员费的同时,片方获得3元分账;而会员用户基于已经购入会员,只要用户观看该影片超过六分钟,片方就能获得3元。

  同时,A+级影片在播放数据达到相应标准后,亦可享受S级影片顶导航、全量PUSH等资源,得到持续的曝光和推广。

  而这在一定程度也意味着,即使不是最优质的内容,仅靠“前六分钟”顾头不顾尾,也有机会获得不菲的分账收入。

  另一方面,徐璐告诉娱刺儿,网络电影的定级一直没有较为明确的标准,存在一定的主观性,在触达用户真正需求上面肯定存在阻碍。

  “今年新分账模式直接取消定级,根据用户观看时长来分账的话,一方面意味着网络电影片方会失去平台的扶持,在‘降本’的同时也倒逼片方用作品说话。另一方面也能看出平台真正意识到,网大是时候洗刷它的‘内容池’了。”徐璐分析说。

  尽管网络电影一直未打入主流影视赛道,78校公布广东春招计划34校公布春招专业录取分!但根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《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网络电影是吸引用户付费的主要类型,其次是电视台热播剧、热门综艺。

  报告称,44.7%的用户愿为网络电影付费,其中男性用户的付费意愿更为强烈。而对于付费的原因,超过90%的用户选择“剧情精彩,想尽快看后续内容”这一选项。

  用户对于优质内容的高付费意愿也意味着,网络电影尽管饱受诟病,但仍然拥有稳定的用户市场,同时也具有非常广阔的盈利空间。提升内容质量吸引更多的会员用户,是爱奇艺达成“增效”目标中的重要一环。

  除了取消定级,把选择权还予观众,爱奇艺2022年新分账规则中还延长了原S级影片的分账期,在点播分账的基础上加入会员分账,总分账期达到215天。

  徐璐认为,不管是取消定级还是延长影片的分账期,都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,而这种不确定性主要体现在新的分账模式让片方必须学会“延迟满足”,最终分账票房结果如何,要在电影与用户“磨合”之后才会显现。

  十年的“烧钱”让平台开始冷静下来。而这,或许也是网络电影“涅槃重生”的最好时机。

  黄飞告诉娱刺儿,此次对网络电影分账模式的大重大改革,其实在公布之前业内已经听到了许多风声。而他对于此次分账模式的变动,最大的困惑还是影片如何与初始营销资源位进行匹配。

  “虽然平台取消了定级,让作品处在同一起跑线号之后,影片的资源位仍然有高有低。资源位的评判标准是什么,也希望平台能及时和业内人及时沟通。”黄飞说道。

  除了首发推广资源如何分配这样的困惑外,黄飞认为,新的分账模式下在一段时间内,网络电影供给端必然要经历一个阵痛期。

  网络电影进行定级已经长达六年之久,片方对于自家电影存货的定级情况都会有比较准确的预估。但是黄飞的两部影片在今年1月份在上线之前,已经出现一定预估偏差。

  “这两部影片分账票房目前1200万、1500万左右,我之前认为它们都应该是A+级别的,但平台评的是A。虽然票房表现不错,但是如果是A+的话票房肯定会更高。”黄飞解释说。

  除此之外,爱奇艺取消电影评级的同时,会员分账单价也有所降低。此前独家会员分账电影最高为3元/有效点播,而现在按1.5元/小时进行分账,即使观众看满90分钟,片方也只能拿到2.25元的分账金额。

  黄飞告诉娱刺儿,4月1号上线的《青蛇:前缘》算是首部实行新分账模式的影片,目前累计分账700万元。

  在他评估来看,如果该片属于A+级别,目前分账票房情况虽略逊于以往A+级别电影,总体还是保持稳定。但新分账模式下会员分账片的推广期也会相应延长,《青蛇:前缘》后续表现如何他也无法判断。

  “平台实行定级至少六年了,在取消定级后的一段时间内,没有大量票房、观看时长等数据支持,片方对电影的投入费用跟产出量该如何决策,也是一个问题。”黄飞对娱刺儿说道。

  尽管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,业内也都处于观望状态,但做精品网络电影,不仅是平台的要求,观众的期待,也是黄飞目前最先考虑的问题。

  爱奇艺打破前六分钟定律之后,“讲好的故事”一定是最大限度留住观众注意力,提高观看时长的最根本路径,更是新分账规则下的票房保障。

  “我们团队现在已经开始创作新的剧本,现在会更加重视创作层面的时间、成本等投入。我们不再需要一些虚浮、脱离实际的故事,即使是玄幻、古装题材的网络电影,我们也会要求编剧更加结合现实语境。能否引起观众的‘共鸣’是我们对一个好故事的重要评判标准。”

  黄飞告诉娱刺儿,现在需要花费更多时间在内容上“解谜”,而不是一味追求快和盈利。

  尽管现在业内仍然处于迷茫期,没有平台扶持下的网络电影片方有些不安与惶惶。但黄飞透露说,其实爱奇艺在新分账模式发布之前,也与一些重点合作公司进行了针对性的沟通。

  “爱奇艺把旧分账模式下的一些影片放到新分账规则下进行了推算。我们之前的影片如果采用新的分账规则,预测分账票房会高出15%左右,其实也是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吧。”

  长视频平台持续性亏损,会员增长逐渐达到天花板。但只要敢于跨出“舒适区”,勇敢的接受市场、观众的检验,黄飞认为任何利好规则的推出都为时不晚,其作为片方也愿意与平台一起承担风险。

  “当然也有一些片方会抱怨规则的改变,导致积攒的一些库存项目都有面临不确定性,但是这个事情除非平台不做改变,不然的话它放在任何一个时候做改变,他都会有这样的情况。”黄飞笑着说道。

  2021年5月13日,2021爱奇艺世界·大会“中国电影新未来行业论坛”举行,爱奇艺云影院品牌也由此正式上线。云影院内容主要由“PVOD(高端付费点播)模式发行的院线电影” “定级为S的网络电影”和“爱奇艺出品电影”三类内容构成。

  此次爱奇艺云影院在点播付费的基础上引入会员分账期,提出“云首映”概念,也是基于2021年5月爱奇艺提出的云影院品牌升级再出发。

  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也曾公开表示,很多院线电影市场潜力没有被充分挖掘,PVOD能够为它们提供一种新的解决方案

  不仅是爱奇艺,腾讯视频在2020年抓住院线电影窗口期缩小的机会,也以PVOD模式试水《春潮》《征途》《冷血狂宴》等“院转网”影片。

  然而,由于电影“院转网”由于无法平衡院线与长视频平台间的利益,在发展过程中也一直存在争议。

  影院负责人张辉向娱刺儿透露,2020年疫情爆发之后,电影院时长陷入关停状态,许多票房遇冷的电影都会缩短电影的窗口期,提早上线月,范伟、窦骁等人主演的《不速来客》上映仅半个月后就宣布“技术性下线”,后于优酷网播上线。根据猫眼专业版数据,该片10月份内地票房没有超过6000万。同期竞争对手《长津湖》《我和我的父辈》10月份内地票房分别为52.91亿元、13.59亿元。

  同样2021年五一档上映,王凯、古天乐等主演的《线天之后,就在全平台网播上线万元的票房,而同期票房冠军《你的婚礼》票房为5.12亿元。

  “院线电影的窗口期曾经能达到三个月左右,疫情爆发之后很多电影在电影院可能都坚持不到一个月,就开始在网上播了。虽然理解片方要回收成本,但窗口期缩短,外加疫情影响下影片上新量本来就不多,我们作为院线也为我们自己的利益担忧。”张辉说道。

  而回到网络电影,黄飞觉得未来院网融合是趋势,一定会有大批院线电影涌入长视频平台。

  “我并不是很担心院线电影会挤占网络电影的生存空间。举个例子,剧情片在院线中比较吃香,但神话、奇幻类电影却一直没有走通院线,反而是网络电影的热门类型。

  ”黄飞解释说。在新的网络电影合作模式出台后,云影院的影片享有最优质的推广资源,并且片方的分账比例也提升到了60%。黄飞也透露,他们未来的目标也是打入爱奇艺的云影院,

  “爱奇艺有自己的评估系统,我们会先跟平台沟通,如果他们觉得我们的想法可行,平台其实会跟片方一起琢磨该如何推进。如果演员、制作体量、剧情等满足平台期待,平台甚至可能会投钱进来。”

  根据云合数据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网络电影行业年度报告》显示,2021年网络电影制作成本突涨,制作成本在1000万以上的网络电影占到总数的30%,而32%的网络电影制作成本在600万到1000万之间。

  被问及是否会提高制作成本、以提升影片竞争力时,黄飞分析说不能单从制作成本这一指标来切入,

  。纯烧钱的特效、奇观已经不再受观众的追捧,黄飞也会适当缩减相应成本,把钱用到刀刃上——比如创作。新的分账模式下,电影分账收入到底如何,从短期来看至少还需等待六个月的时间。黄飞也向娱刺儿透露,2021年下半年开始,网络电影在“宅经济”烘托下的热度一度消散,分账票房较低迷。

  “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一些同行就已经开始探讨这个事情,当时一些开机的项目也更加重视内容质量、类型多元化,跟爱奇艺现在所传达出来的理念有所相似。最快开奖现场报码